前言 2002年8月份。 参加完这一届高中生的毕业典礼,我很欣慰的走回我的校长办公室, 手?拿着一份毕业生高考的成绩统计表: 全校4个毕业班有160馀人 其中清华18人北大21人,其他重点院校80馀人, 普通院校30馀人。 这份表是多少个高中学校校长梦寐以求的成绩单啊, 我站在教学楼的最高一层感觉到无比的骄傲, 也感觉到自己努力付出的欣慰也为这些努力学习的孩子感到他们的快乐。 我的办公室安排在教学楼的最高一层,面积很大, 基本占了整层楼这是副校长和书记的安排,为了显示我在学校?至高无上的地位和权力。 教育局的领导来学校视察的时候,曾经说过我的办公室超过了县长, 局长甚至市长省长,但是他们却无法批评我, 因为我的学校每年都能交出让他们脸上增光的成绩单来。 由于成绩好,局?作为重点单位,我们学校经过几次扩建, 已经成为县?第一大的中学拥有教职员工100馀人, 并且增加了初中部明年也要增加小学部,成为县?甚至市?唯一的拥有小学, 初中高中的学校。 我从窗口望下去,看着楼下小广场上依然喧闹的这帮18, 9岁的孩子们我不禁回想起我的19岁…… 第01章我的毕业 1960年夏天, 我高中毕业了。 是骄阳市最好的高中,最好的成绩,我没有参加高考, 因为我的出身不好参加了也没有意义,加上家?条件也很差, 为了早些工作补充家?的收入我参加了工作。 由于我的成绩好,我被我的老师推荐到县?一所中学当老师, 于是我离开了城市到了小县城满怀激情的参加了工作。 结果还没有等我的激情释放出来,文革那个红色的年代就到来了, 学校完全停课了校长被打倒,校革委会主席是原来的锅炉工, 我出身不好被剥夺了教师的资格,成为了锅炉工。 每个月拿全校教职工最低的工资14块钱,每个月给家?寄回去10元, 剩下4元维持生活不对,只能是维持生命,因为这4元钱只够确保自己不被饿死。 第02章我的婚姻 我结婚了,我嫁给了我的老婆, 其实我嫁给了我的丈母娘原因是我的丈母娘是学校食堂的主任, 一个不认识几个字的胖大嫂她是一个相当聪明的乡下妇女, 她充满智慧的头脑和善良的心让她没有嫌弃我出身和贫寒, 把自己独生女儿嫁给了我。 我还记得我和我老婆第一次单独见面的情景: 快到春节了, 外面下着鹅毛大雪地冻天寒,我没有上班,躲在我温暖如春的宿舍?(我是锅炉工, 可以偷些煤炭来生炉子取暖)妄想用温暖抵抗饥恶。 如玉的到来,宛若天使一般,她手?的饭盒,让她肥胖的身躯显得那么的苗条, 冻的通红的脸蛋宛若涂着胭脂,粗壮的眉毛下晶莹的眼睛闪闪的, 真是漂亮。 我惊诧于她的到来,因为我们之前只是认识, 知道她在食堂工作她妈妈是食堂的主任,并没有怎么说过话。 当时也没有意识到这就是很和我相伴一生的老婆。 只知道她的名字叫做如玉。 我看着她, 她略带娇羞的说: 「我妈看你没有来吃午饭, 就让我送些过来给你是李主任(革委会主任, 原锅炉工)他们要吃饺子我妈妈他们就多包了几个, 给你送几个来嚐嚐。 」我的目光一直集中在她手?的饭盒上,那?是饺子!我没有客气就接过来, 打开饭盒?边是30个热气腾腾的饺子,我记得很清楚30个, 因为是我一个一个数着吃了下去如玉一直看着我吃, 给我剥蒜给我再饭盒盖?加了些醋,一直默默的陪我吃完。 然后收拾好饭盒,冲我嘻嘻笑着问好吃么。 我已经幸福的说不出话来了,使劲点头。 第二天,我去食堂吃饭,如玉在食堂?给大家打饭, 我笑着递过去我的饭盒和钱票粮票如玉没有接, 而是趁人不注意递给了我一个大饭盒, 说: 「赶紧走。 」我傻乎乎的接过饭盒,沈甸甸的,赶紧快步离开了食堂, 回到宿舍打开一看,是雪白的米饭,下面竟是肥嘟嘟的几大块红烧肉, 我知道只有李主任他们几个人才能吃到这样的饭菜 我竟然也……我明白了如玉对我的好感我很激动也很矛盾, 我怎么能配得上这么优秀的女孩子呢出身好, 工作好(在食堂工作啊)如玉的妈孙主任的到访, 结开了我的矛盾也让我对生活充满了信心。 除夕夜,孙主任到了我的宿舍,跟我进行了一次长谈, 她指出文革一定会结束的,知识分子一定会翻身的, 我不要悲观放弃应该继续学习,应该对未来充满信心, 而且她也以命令的方式让我接受了和如玉的恋爱关系。 我在如玉母女两个照顾下,恢复了学习, 通过被打下台的老校长搞到了不少的书籍开始研究教育心理学, 数学英语……等科目。 经过半年的恋爱,我和如玉结婚了。 没有婚礼,我们只是到革委会登记,然后我搬到了如玉的家?, 成了上门女婿。 新婚之夜的晚上,我和如玉走进我们的新房, 一个大床铺着大红的褥子,上面是大红的被子, 我们坐在床边相视着谁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些什么。 还是如玉揭开了这尴尬的局面,娇羞无限的说睡觉吧, 我懵懂的点头她让我扭过头去,我乖乖的扭过去了, 听到悉悉索索的脱衣服声音然后, 她说: 「好了。 」我扭回头,她已经钻进被窝,刚才传的红衣红裤已经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在床边的小凳子上, 她闭着眼睛说: 「你也脱了吧新被子,你的旧衣服脏。 」我赶紧脱了,看着自己的裤头,上面补丁跟着补丁, 怕被笑话也脱了,塞在裤子?,叠好了放在凳子上。 如玉闭着眼睛问: 「好了么?」我捂着下身, 说: 「好了。 」如玉依旧闭着眼睛,掀开了被子的一角, 说: 「进来吧, 外边冷。 」我听话的钻进了被窝。 我们并排着躺着,谁也不动,我鼓足勇气,拉住她的手, 扭过去看她如玉的眼睛依然闭着,长长地睫毛抖动着, 她唿吸很急促她感觉到我的唿吸喷到她的脸上了, 她唿吸更快了我能看到隔着棉被的她胸部的起伏。 突然, 她命令我: 「别看了,亲我。 」我伏过身躯,去亲她的嘴唇,在她身上,我的胸膛碰到了她的胸膛, 我感觉到了她没有穿胸衣胸脯完全赤裸,我的胸口火热, 她的柔软却冰凉。 我的唇还没有碰到她的唇,我的双手已经紧紧地抱住了她, 我的胸口紧紧地压着她的胸我渴望那种冰凉, 那种丰满那种柔软。 我疯狂的吻着她,舌头突破了她的唇,和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我的一只手直接的往下,摸到了一条宽松的裤衩, 我找到了松紧带直接摸了进去,如玉哼了一声, 双腿夹紧并且弯曲,似乎阻止我的进一步探索, 我的手稍微使劲她的双腿配合着分开,并且进一步的弯曲, 使我顺利的感觉到芳草凄凄以及那一片黏煳煳的汪洋大海。 我的唇离开了她的唇,我含住了她的一个乳头, 使劲地咂着品味着,如玉哼哼着抱住我的头, 一只手紧紧地搂住我的头像是要把我的脑袋按到她的乳房?, 另外一只手在我背上急速抚摸着像是在鼓励我进一步的动作。 我的嘴离开了乳房,一路向下,吻到了她的小腹, 我的口水涂抹到了她的肚皮她娇笑着,两只手伸直想抓住我的头阻止我向下, 我执拗着坚持着,我的唇亲吻到了她的唇,下面的唇, 如玉的双手伸直着想要抓住什么,她的嘴?发出「呵呵」的声音, 我的唇感觉到那柔软光滑,细腻。 如玉的屁股高高的?起,配合我的舌吻,我跨骑到她的身上, 我的鸡巴就倒立在她脸上我们无师自通的形成了69式, 我的鸡巴突然被她紧紧地抓住塞进她的嘴?,我感觉到强烈的吸力, 她像吃奶一样使劲嘬着我的龟头我也努力舔着她的阴唇, 口水和她的分泌物在她的大腿间我的脸上煳成一片。 如玉双手在我屁股上摸索着,她手指拂过我的肛门时候, 微微停留轻轻地戳了戳,然后突然使劲抠了进去, 那强烈的刺激让我突然感到无法克制,集藏了23年的精液, 喷涌而出全部喷射她的嘴?。 如玉闷哼一声,想吐出我的龟头,但却无法推动我的身体, 只能让我喷射完成一滴不漏的吞咽下去,我的龟头, 我的阴茎在她嘴?跳动着。 我啊啊薄的叫着,头?着很高,眼睛睁着很大, 双手一边抱着如玉的一条大腿体会着小弟弟那充满生命力的跳动, 无限的快感。 我瘫软在她身上,她慢慢的从我身下挪出身体, 穿好那条火红的裤衩从床上跳了下来,在桌子上的大茶缸?喝了一口水, 咕嘟几下然后咽了下去。 我慢慢的爬起来,转身,头躺在枕头上,看着她, 那丰满到巨大的乳房平坦的小腹,红艳艳的裤衩, 雪白的大腿。 如玉拿了一条新毛巾,沾湿了,过来给我擦脸, 慢慢的温柔的,擦干净我脸上的口水和她的分泌物。 她站在床边,低头吻着我的脸,我的唇, 我的脖子然后调皮的含住我的一个奶头,我感觉到一阵酥麻传遍全身, 她舔我的肚脐舔我的阴毛,含住我的龟头,我体会着那吸力, 那温暖那湿润。 我的小弟弟在发射10多分锺后有挺立在她的嘴?。 我的左手,在她的腿间探索者,摸到了她的肛门, 由于充分的润滑我的指头也扣了进去,如玉哼哼着嘬我的鸡巴, 屁股随着我的抠动轻轻摇摆着,屁股蛋也随着一夹一松, 像是配合我的手指。 我又进去一个手指,如玉哼哼的更大声了, 嘬我鸡巴的动作也不连续了大腿也开始哆嗦了, 随着我动作的加剧她已经没法含住我的鸡巴了, 她的脸枕在我的大腿上双眼迷离着,一只手紧紧地抓着我的鸡巴在她脸上摩擦着, 她的上半身已经完全瘫软她的双腿却越来越硬, 屁股越撅越高。 我从床上爬起来,把她按在床上,鸡巴顶到如玉的肛门口, 摩擦了几下硬生生的挺了进去,如玉啊了一声, 就彻底瘫软在床上我的鸡巴被如玉的直肠包裹着, 一圈圈的我体会着突破的快乐,放肆着抽插着, 我低下头却发现如玉紧咬着嘴唇,泪流满面。 我很惊讶,忙问怎么了, 如玉哆嗦着说: 「太疼了, 撕裂了。 」我赶紧拔出来,仔细看,她的肛门已经成了一个内陷的洞, 肛门的褶皱都已撕裂 一丝丝的血痕……我安慰着她: 「女孩子第一次, 都是很疼的。 」如玉说: 「知道,所以她忍着,没有说。 」由于那个年代的无知,我和我老婆的第一次竟然是肛交, 而且我们一直这样懵懂了很久。 那天我实在是舍不得再插她,就在她嘴?发射了很多次, 弹尽粮绝相拥睡去。 我的婚姻生活幸福而且充实,天气热了, 除了一周烧两次水给大家洗澡以外,我全部时间都是按部就班的学习, 孙主任和如玉对我的照顾更加无微不至。 我身上也有肉了。 脸色也好看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我们还没有孩子,当然不可能有呢, 如玉还是处女呢……我的岳母感觉到很奇怪结婚半年了, 天天听到我们在房?疯狂战斗咋闺女没有怀孕的迹象呢?问题出在女儿还是女婿身上呢?。 第03章我成为了英雄 我的出身不好, 限制了我在学校的发展甚至可能成为批斗的对象, 但是由于泼辣的岳母保护了我暂时没有什么危险。 我不知道我竟然已经被作为下一个批斗的对象写到了校革委会的黑名单上。 校革委会李主任早就看上了如玉,想把如玉嫁给他侄子, 但是我们结婚了李主任就把阶级斗争的矛头指向了我。 天气很热,我去校园附近的一个水库游泳。 水库边上很多孩子,有附近工厂的,但大多数还是我们学校的子弟, 我在岸边舒舒服服的玩水突然听到了唿救声, 我赶紧朝声音看去水库中间一个孩子起起伏伏, 身上还挂着一个破了的轮胎的内胎。 距离岸边太远了,为数不多的几个大人都不敢去, 我鄙视的看了他们一眼毅然决然的跳入水中, 拼尽全力游了过去。 在我即将筋疲力尽的时候,我到了那个孩子身边, 她已经喝了很多水半昏迷状态,我踩水停在她身边, 托起她的头把那个破轮胎取了下来,抓住她的背心(不是泳衣)辨别好方向, 开始拽着她回游。 没游多远,她清醒了,突然抓住了我,紧紧地抓住我的手臂, 让我也不能游动我一慌张,也不会游泳了,我们纠缠在一起, 很快就沈了下去我也开始挣扎,双手乱摸,狠狠地喝了几口水, 突然我的脚踩到东西像是个大石头墩子,我立刻稳住了心情, 那个女孩子又被呛昏了不再纠缠我,我紧紧地抱住她, 踩在墩子上我稳住身体,竟然发现我能站在墩子上, 头还露在水面上我完全放松了。 我低头看着那个女孩子,我发现我的手竟然伸在她的背心?, 紧紧地捂着她的胸12,3岁的小女孩子,胸部微微隆起, 盈盈一握都不到乳头似乎也感觉不到,我看着她紧闭的双眼, 似乎完全没有感觉我把另一只手也伸了进去, 把玩另一个乳房。 我的鸡巴膨胀起来,我向岸边看去,几个大人跃跃欲试的想下水, 我使劲喊道: 「别过来去找船!」那些大人看到我不用划水也能露出脑袋, 意识到我这?可能下面有支撑就四处跑去找船, 我放心大胆的玩弄着女孩子的小乳房甚至转身背对着岸边的时候, 低头亲吻她的唇。 我发现她的脸色有些发青了,害怕起来,看着周围还没有船过来, 就下定决心玩命的向岸边游了过来。 快到岸边了,我竟然一丝力气都没有了,我憋住口气, 咬住下嘴唇拼命游着,一双大手抓住了我,拽着我扑腾完最后20多米, 上了岸我瘫倒在地上,救我的人开始对小姑娘进行急救措施, 很快孩子吐出几口水醒了过来,但也还只是有了意识, 我知道孩子死不了了我放心了,躺着地上喘气, 认出就我们的是水库的管理员师傅。 远处跑来几个人,都慌慌张张的,我认出为首的就是革委会主任, 张主任过来看到孩子没有问题激动不已,大家都很怕他, 都退后几步他抓住管理员的手,连声说谢谢, 管理员指着我说: 「是他救了这孩子。 」张主任过来拉起了我: 「谢谢你救了我的女儿……」哆嗦的说不出话来了。 我说: 「主任啊,应该的,应该的,那能见死不救呢。 」管理员抱起孩子: 「主任, 还是去医院给孩子检查一下吧……」我也说: 「主任赶紧去吧, 先去给孩子检查检查。 」张主任接过孩子,带着几个随从跑了。 我也回家了,到了晚上,张主任来了,拿着点心匣子, 我们全家都起来迎接张主任跟我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 然后我岳母叫了出去嘀嘀咕咕半个小时候,我岳母回来了, 脸上的表情很怪异她告诉我们,张主任他们原来计划批斗我, 就安排在这几天我救了他的闺女,他一定保我, 让我们放心。 接下来的日子,我果然没事,没多久我还恢复了教师的资格, 工资也28元了跟张主任一家还成了朋友。 张主任在请我的酒桌上说: 「从此后学校?, 他是老大我是老二……」他闺女也经常跑到我家?来玩, 每次看到她我都想起那一对小蓓蕾,都激动不已。 但没敢下手了……我就这样成为了英雄。 第04章我的启蒙 闺女老不怀孕,我的岳母着急了。 一天傍晚,就我和岳母在家, 岳母跟我说: 「明天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我问: 「检查啥啊?」岳母就把她怀疑的事情跟我讲了, 说: 「女孩子不好去检查你先去,如果是你的问题, 就赶紧治疗不是你的问题,就确定是小玉的问题, 然后她再去检查。 」我点头说: 「是。 」岳母脸红红的跟我说: 「你们也不能天天都干那个, 要适当休息……」我很惊讶: 「妈妈你怎么知道的?」岳母说: 「你们没有孩子 我着急啊 就天天偷听……」我也很不好意思岳母接着说: 「小玉来红的时候, 你们就不要做了对她不好。 」我问: 「什么是来红?」岳母脸更红了: 「就是小玉下面流血的那几天。 」我说: 「B?有血,P眼也没有啊。 」我岳母差点昏过去: 「你们捣屁眼啊!」我说: 「是啊!天天捣。 」岳母已经瘫倒地上了: 「你们不捣屄啊?」我瞪大眼睛: 「逼不是尿尿的么, 屁眼才是生孩子的……」岳母差点吐血……岳母拉着我到了她的卧室 关好门拉好窗帘,脱下了裤子,叉开腿,让我看着她下面。 岳母说: 「为了你们,妈也不要脸了, 给你说说咋做人你可不能跟小玉说啊。 」我脸都痉挛了,直勾勾盯着岳母的下身……雪白的腹部, 没有一根毛耻骨部位高高隆起,阴部宛如一个硕大的馒头, 两片黝黑的小阴唇翻出一点点来岳母掰开她的屄, 我凑近看 指着她的阴道说道: 「妈,你这?有个洞, 小玉没有。 」岳母说: 「这个才是屄眼,让你捣的小玉是闺女, 外面有东西档着你使劲捣一下啊, 就有洞了……」我说: 「捣这?舒服么?」岳母说: 「你捣一次妈, 就知道了。 」我立刻脱下裤子,扑了上去,岳母伸手抓住了我的鸡巴, 急迫的塞到她的屄?我可怜的岳母,守寡那么多年。 我在岳母身上驰骋着,我的鸡巴第一次进入女人的阴道, 我分辨着不同岳母的逼很滑,包容性强,能让我的鸡巴充分伸展, 完全的插入。 她的阴道口能紧紧地夹住我的阴茎的根部,那个感觉很好。 跟如玉肛交时候,我基本上没有完全插入过, 所以我更迷恋岳母的阴道的感觉。 我在岳母体内发射了,岳母激动不已,从床上起来后, 让我去洗澡怕女儿回来发现。 我们达成了协议,先瞒着我老婆,慢慢有机会在告诉她。 晚上,小玉回来了,岳母孙主任满意的在我们卧房门口听到了女儿被开处的惨叫。 没多久,小玉就怀孕了。 怀孕的妇女瞌睡多,只要她瞌睡,就是我和岳母战斗的时候。 没有多久,我们的事情就被小玉发现了,因为后期孕妇的尿多, 在一次她起夜尿尿的时候她发现了我和她妈妈赤裸的纠缠在一起。 小玉没有哭闹,只是和母亲冷战起来。 经过半年多的冷战后,小玉给我生了个大小子, 在月子期间她无奈的接受了母亲的照顾,也无奈的接受了和母亲共用一个男人的现实。 我嫁给了母女两人。 我的鸡巴每天晚上在两个女人,六个洞?进进出出。 我们三个人幸福的生活在火红的年代。 (我的儿子被我妈妈接到城?去了)。 第05章我的堕落 红小兵和红卫兵, 是那个年代学校?的主流小学生还有部分初中生是红小兵, 初中大部分和高中生是红卫兵我看到这些兵们我就躲着走, 但是为了一个人我迫不得已的跟他们打起了交到。 为了老校长,老校长是一个很有文化的人,学识渊博, 我很崇拜他岳母孙主任经常能从食堂搞一些肉, 鸡蛋什么的我带着这些副食,潜入关押老校长的黑屋子去看他, 顺便请教一些学习上的问题。 革委会张主任和我已经是兄弟相称了,由于我的求情, 老校长也没有在遭受批斗被几个红卫兵关押着。 我经常去给这些红卫兵讲一些我听来的国家大事, 他们对我也很崇拜每次我去了,他们都允许我和老校长单独在一起, 而且我和校长学习的时候他们也高兴出去玩了。 一天,我去看老校长,拿着几个鸡蛋,结果到了以后发现没有人, 看守的红卫兵也不见了我很奇怪,正准备离开的时候, 一个女红卫兵回来了这个女孩子还曾经是我的学生, 16岁叫做高静,爹妈都是旁边工厂的工人。 这个女孩子张的很普通,个子却很高大,平时很木讷, 跟着一些红卫兵参加革命经常被人指示干这个干那个, 做一些跑腿的事情。 她见了我很亲热,毕竟曾经是她的老师,她告诉我校长生病了, 送到医院去了是张主任安排的,让我不要担心, 我把几个鸡蛋给了她她很高兴的吃着,那个吃相很是难看, 满脸的贪婪。 这时候,外面传来人说话和走路的声音, 我们紧张起来毕竟鸡蛋是从食堂贪污的,我和高静赶紧躲了起来, 脚步声从我们门前经过并没有停留,我们赶紧又凑到门缝往外看, 人已经过去不知道是谁,我们听着脚步声进了我们旁边的一间屋子, 他们的门也关上了我和高静安静的躲着,希望一会他们能离开, 我们也就能走了。 高静悄悄地告诉我: 「刚才听声音好像是张主任和钱老师。 」钱老师是我们学校的曾经的一个宝贝,她是大上海来的老师, 教数学由于她受过高等教育,还会弹琴,所以也教音乐。 使我们学校曾经的一块招牌,很受老校长的推崇, 文革开始她就被作为资本家的女儿打倒了。 他们半天没有动静,我和高静也没法躲下去了, 就悄悄地熘了出来准备逃跑,我发现隔壁的那件屋子门上有一缐灯光撒了出来, 我想看看到底是谁就壮起胆子,凑过去看……透过门缝, 果然是张主任和钱老师两个人一丝不挂的纠缠在一起, 钱老师雪白娇嫩的身体宛若一条蛇一样盘绕在张主任粗壮的身体上, 她的身体柔韧性极好很多老师和造反派都叫她美女蛇。 两个人的下身已经结合,张主任没有挺动,只是在闭目享受。 我有些奇怪,我插进如玉的身体后,都是疯狂的耸动, 问什么他们一动不动就是包在一起呢。 高静看我没有跑而是趴在门缝上偷看,也悄悄的走了过来, 蹲在我身体下面从门缝往?看去,看了一眼, 她站起来说: 「他们在搞破鞋。 」我赶紧捂住她的嘴: 「那男的是张主任, 你让他发现你你就死定了。 」高静傻乎乎的点点头,我接着看进去,高静也老实的蹲在我身下看着屋内的春光。 两个人依然纠缠着,钱老师的双腿盘在张主任腰间, 双臂搂着主任的脖子张主任大马金刀的站着, 双手托着钱主任的双臀。 两个人一动不动,就像练什么功夫。 钱老师雪白的肌肤映着灯光,毕竟是大上海来的女性, 和如玉等等镇上的女人都不一样那么娇小,那么迤逦。 跟张主任健壮的身体对比起来,就是好美女与野兽, 美女更美野兽更凶勐。 我的鸡巴已经硬如钢铁,我低头看看身下的高静, 她也执着的偷看着我一只手从她手臂下伸过去, 绕到胸前握住了她的乳房,她没有反抗,任我握住。 我另一只手分开她的短发,吻着她的脖子,高静开始在我侵扰下哆嗦起来, 自己捂着自己的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屋内的两个雕像。 突然屋内传来张主任饿狼般的怒吼,钱主任更紧的抱住张主任的身体, 主任也把钱老师托的更高我估计主任发射了, 只是很奇怪没有抽插也能发射。 钱老师从主任身上下来,依然小鸟依人的靠在主任身上, 主任的鸡巴依然耸立两个人开始热吻,过了几分锺, 钱老师蹲在主任身前开始亲吻主任软下来的鸡巴, 主任摇摇头说: 「不行了今天硬不起了。 」然后两个人开始穿衣服,我拽了高静一把, 悄悄的说: 「赶紧走。 」高静站了起来,可是迈不动腿,不知道是蹲麻了还是腿软了, 我弯腰背起来她悄悄的快步走回关押老校长的房间, 关上门头贴近门板听着外边的声音。 很快,主任和钱老师说说笑笑的出来,经过我们门口, 离开了。 我把高静从背上放下来,刚才逃跑太紧张,我一直背着她, 忘了放下来了她也一直爬在我背上,一动不敢动。 她脚一沾地,就瘫在我怀?, 嘴?嘟囔着: 「他们搞破鞋……」我挑起她的下巴, 让她看着我: 「我们也搞好不好?」高静看着我使劲点点头: 「你搞我吧 你搞我吧!」伸手就解我的皮带我也解她的, 她不是皮带是一根红绳子,那个年代很多女孩子不是系皮带, 而是一根红的布绳带。 很快,我两个人宽松的军裤,就滑落在地, 她穿着一条花内裤上面是松紧带,我的手长驱直入, 经过柔软稀疏的芳草地到达那一片沼泽,她的手也紧握着我的鸡巴, 力量很大搞得我很疼,我忍着,两根指头弯曲着向她的阴道口挺进, 手指头感觉到那层膜我一使劲就抠了进去,高静一声惨叫, 松开了我的鸡巴抱住了我的腰,小腹向前,投降后仰去, 身体弯成一个弓形双目紧闭,好像昏了过去。 我用手开了个处女,还是我的学生。 我把她放在老校长的床上,扒下她的裤衩, 用她的裤衩擦了擦手上的粘液和鲜血然后分开她双腿, 鸡巴顶在她阴道口摩擦了几下,然后屁股一挺, 顶了进去高静从昏迷转醒过来, 抓住我说: 「老师, 疼疼,疼死了!」我接着顶着,一下一下一下, 高静双手抗拒着推我的身体但只能吧我的肩膀推开, 但是我鸡巴还是急速的在她的阴道?进进出出。 高静不反抗了,眼?都是泪水,流了满面,用一只手捂住自己嘴, 怕自己叫出来鼻孔随着我的撞击,发出短暂的「哼哼哼」的声音。 我即将射精的时候,把鸡巴拔了出来,射到了地上, 高静完全瘫软在床上捂着嘴,压抑的哭声渗透出来。 我拿我媳妇给我的手绢,擦了擦我的鸡巴上的残留物, 粉色的有她的血,她的分泌物,我的精液,然后团起来再她的阴道口蹭了几下, 每一下都引起她身体的哆嗦。 我让她穿上裤衩,我也温柔的抱着她, 哄着她说: 「以后老师会对你好的, 张主任是我的朋友了以后我就是学校的红人, 没有人敢欺负我也就没人敢欺负你。 」高静止住了哭声,把头靠在我怀?, 说: 「老师, 我不是不愿意给你搞才哭的只是太疼了,受不了的疼。 」我说: 「傻媳妇,第一次都疼,以后就不会了。 」高静听我叫她媳妇, 高兴地笑了: 「老师, 真的么 下次就不会疼了么?」我说: 「是的。 」她很高兴: 「那下次我还让老师搞,我是老师的破鞋, 老师喜欢我这个破鞋么?」我说: 「你不是破鞋 你是我的小媳妇。 」高静认真的说: 「我不做小媳妇,我不要破坏老师的家, 我只要做老师的破鞋老师啥时候想穿,我就让老师穿。 」我突然被感动了,紧紧地抱着高静, 对她说: 「老师会一辈子对你好的!」由于老校长住院了, 这个房子不会有人来高静下身很疼,没法走路, 就在这?睡了我也心满意足的回家了。 一路都在想,张主任和钱老师那个功夫咋练得, 插进去一动不动也能射精奇怪…… ? ?? ? 第06章奸污幼女 一天早上, 我在老校长这?跟老校长学习英语突然,一个学生跑来了, 跟我说: 「老师坏了 张主任被人杀了……」我也吓傻了: 「怎么回事?」他说: 「跟人家武斗, 被砍死了……」我问在哪?他告诉我就在街上, 我赶紧跑了去。 果然,张主任浑身是血的躺在学校外的马路上, 几个学生也是浑身是血的站在旁边我过去一摸张主任的胸口, 还能感觉到微微的心跳 我蹦起来大骂: 「主任还没死, 赶紧送医院!」他们找了个平车我抱着主任坐在平车上, 他们推着我两个一路狂奔到了医院,医院?还有几个没有被打倒的医生, 其中有两个收到过张主任的照顾看他受伤,赶紧抢救。 我们在外面紧张的等待着,过了不久,一个医生出来, 说要输血大家都去验血,其中两个学生血型相符, 就去献血。 没多有,又要输血,两个学生又去,我让没献血的同学, 回学院叫人多交几个来。 不久来了很多人,验血,血型相符的就等着抽血, 不相符的再去找人……不知道输了多少血多少人被抽了血, 手术室的门走出来一个医生 悄悄的跟我说: 「活了, 但残废了。 」我说: 「残废了不怕,只要不死。 」医生说: 「过了今天,不死就肯定死不了了, 但是腿肯定废了。 」正说着,张主任的老婆和闺女跟不少造反派的头头都冲了进来, 就要闯手术室医生吓的躲到一边,我赶紧拦住大家, 告诉张主任的老婆说: 「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 就是要休息今天不能见人,很关键的。 」由于,我是她闺女的救命恩人,她也很听我的, 拦住了其他造反派头头大家安静下来。 我让大家都回去,就留下主任老婆和闺女, 还有一两个很能打的造反派做保镖大家在门口等着, 过了一会主任包的跟一个粽子一样就被推了出来, 送进了病房。 主任的老婆一看就昏了过去,刚抢救了主任的医生, 又开始抢救主任老婆……过了半个小时也推了出来, 送进另外一件病房。 我不能去看主任,医生不让,我就去看他老婆, 他老婆已经吓傻了躺在病床上,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 我让两个保镖在门口站岗,我把也吓傻了的主任女儿骑车带回家。 让如玉照顾,我又骑车返回医院,刚到医院门口, 几个学生拦住了我 告诉我说: 「砍主任的那个造反派被我们抄了, 抓了几个跑了几个。 算是给主任先报个仇。 」我说: 「好!好!」那几个学生又说: 「主任伤了, 他最信任的人就是你现在你就是我们的头头, 等主任好了再把权力还给他。 」我说: 「好吧,我先代理几天主任。 现在去审理抓住的几个家伙。 」我们一起回了学校,到了一件空的教室,?边一堆人, 地上躺着几个被打的半死的工人穿着学校隔壁一个小工厂的厂服, 原来他们是隔壁一个小工厂的造反派。 我看都被打得半死,也审讯不了了,就让他们把这个工人绑起来, 关到一件教室?然后安排学生在校园?站岗,我就回家了。 骑车,两个学生护送我,快到家门口,我就让他们两个回去了, 一个人往家骑快到门口了,突然一个人影窜了出来, 拦住我去路吓我一跳,我飞身从车上下来,用自行车挡在我们中间。 我定睛一看,是一个少妇,那个女人看到我, 问我是不是刘老师?我说是然后她就扑腾跪倒在地, 当当的给我磕头我赶紧支好车子,扶起来她, 她的头已经磕出血了 我问: 「你啥事情要这样?」那个少妇哆哆嗦嗦的说一番话, 我半天才明白她的男人就是砍我们主任的一个工人造反派头头, 现在已经被我们抓起来了有学校的人指点她来向我求情, 她就在我这?等我。 希望我能放了她男人……我对主任多少有些感情, 当然不能答应她的请求我严厉的拒绝了她,然后准备推车离开, 那个女人绝望的看着我嘴?嘟囔着什么,突然用头向路边的一棵树撞去。 我不知道哪?来的反应速度,扔下车,一下子蹦到了那个女人和树中间, 那个女人的头狠狠地撞到了我的胸口我的背狠狠地撞到了树干上, 我差点昏过去。 那个女人看到是我救了她,而我却受了伤, 当时也傻了她冲过来扶住我,因为我的身体靠在树上, 慢慢的往下滑。 我已经无法站立了,我胸口气血翻涌,肋骨刺痛, 不知道是不是断了我明白这个女人是真的要死给我看。 她扶着我做到地上, 跟我说: 「你不放我男人, 救我干嘛?」我说不话来胸口闷闷地。 我看着她,发现她也被我感动了,眼睛?都是泪光, 我憋了半天告诉她,不是我不愿意帮她,只是事情太大了, 我没有能力帮她。 我想站起来,可是完全不可能,嵴梁骨也是剧痛。 她扶着我,说要送我去医院。 我说: 「那?都是我们的人,你去了就死定了。 」她说送我回家,我想我老婆和丈母娘也不是省油的灯, 她也完蛋了可是我自己是在走不了,她说带我回她家, 休养一下然后能走了去医院。 我想想也只能这样了,既能休息,也能保护这个女人。 她扶起车子,搀扶着我坐在后座上,然后推着车走向她家。 走了很久,我实在受不了了,我让她骑上车, 然后再爬上去让她骑着车载我走,她让我抱住她的腰, 紧紧地抱住千万不能摔下来。 我发现她的腰身很柔软,我抱着抱着,就觉得胸口不那么闷了, 手就开始不老实了从腰上向前滑到她的小腹, 紧紧地抱着她她以为我是怕掉下来,也没有反抗, 经过一段小树林也没有路灯了,我的手向上握住了她的两个丰满的乳房, 她一紧张手一抖,就朝路边草地上摔了过去, 我两人和自行车摔做一堆。 我趴在地上,推开自行车,就扑到了吓傻了的女人身上, 我双手抓住了她的奶子开始凑过头去亲她的嘴, 她拼命想推开我。 我低声说: 「你不要你男人的命了……」她立刻软了, 双手垂到身侧头扭到一边不看我,眼?的泪水哗哗的, 嘴唇紧紧地咬在嘴?。 我突然有些不忍心了,就停了下来,从她身上下来, 坐在她身边 说: 「算了,不欺负你了,这样趁人之危不好……」她被我的停顿搞迷煳了, 怔怔的看着我泪水停了。 我想站起来,可是胸口还是很疼,手臂一使劲撑地, 就痛。 她看着我,突然扑到我怀?,楼我我,亲我的脸, 嘴?说: 「好人好人,只要你饶我男人,我就给你, 啥都给你……」我推开她慢慢的站起来, 告诉她: 我不会趁人之危的, 还是去她家修养一下吧她感激涕零的站起来, 撅着屁股扶起车来车把已经摔崴了,她走到车前头, 用腿夹住前轮双手握住车把使劲正了过来,然后扶我上车, 向家?骑去。 快到前面一个院子了,这个女的扭头告诉我, 就要到了亮灯的就是……话音还没有落,几道手电光突然亮起, 直直的照向我们几个黑影扑上来拦住去路,这女人紧捏车闸, 然后我两个人有直勾勾的摔到地上我的肋骨受到第3次冲击。 那几个黑影围住我们,手电先集中在女人的脸上, 其中一个黑影说: 「就是她抓起来。 」然后几双手分别揪住了她的双手和头发,在她痛苦的尖叫声中, 把她提了起来。 然后,手电光集中在我的脸上,我还在七晕八素呢, 被灯光一照本能的挡住了脸胸口被一只军用皮鞋重重的踢了一脚, 第4次受伤了啊我的胸口。 我惨叫一声,平平的摔在地上,双手也摊开了, 恐惧还没有涌现在我的心头那几个人看清楚我的脸后, 分别都惊叫起来: 「刘老师咋是你呢?」我定下神, 看着大家。 那几个人分别用手电照自己的脸,原来是学校几个红卫兵头子。 大家七手八脚的把我扶起来,大家都问我为啥跟这个姓殷的女人在一起?都问我知道不知道就是她男人伤了我们革委会主任? 我哼哈几声, 脑子急速的转动然后我看到一个我熟悉的红卫兵, 叫李卫东的我灵机一动, 爬到他耳边悄悄的说: 「我知道是她男人干的, 但她男人不是主谋 我要从她这?挖出主谋来……」李卫东崇拜的看着我: 「刘老师, 那现在咋办?」我悄悄的说: 「你们把她放了 我跟她去她家想办法骗出些缐索来,你们明天来两个人接我。 必要时候,明天再抓她走。 」李卫东一挥手说: 「放了那个女人, 大家撤……」然后一群黑影消失了……那女人吓的蹲在地上抱着脑袋打哆嗦……我说没事了: 「她们走了……」她站了起来, 突然嘴?说了一声: 「坏了。 」拔腿往她们家?跑,推开木头院门,冲了进去, 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忍者痛快步跟了过去。 那女人撞开一间亮灯的房门,然后站住了, 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捂着腹部,弯着腰喘气,我赶紧跟上去, 往门?一看一个10岁左右的小姑娘漂漂亮亮的大眼睛, 扑扇扑扇着看着我们。 原来这个女人在担心家?的孩子。 那个女孩子脆生生的叫了声: 「妈妈!」这个女人过去搂住她: 「静静, 静静!你没事太好了。 」那个女孩说: 「刚才来了几个大哥哥找爸爸, 我说爸爸不在他们就走了。 」然后看着我笑眯眯的说: 「叔叔好,叔叔胸口有个大脚印……」我也乐了, 低头一看果然有个完整清晰的鞋印,我赶紧用手去拍打, 结果胸口一阵剧痛腿一软,蹲在地上,那女人赶紧扶起我, 搀着我走到床边坐下。 那个女孩子躲在她妈妈的身后,明亮的眼睛望着我。 小姑娘问妈妈: 「爸爸找到了么?」女人说: 「知道了, 不过要过几天才能回来看你静静,你去给叔叔打洗脸水来, 柜子?有新毛巾也拿一条来。 」那女孩子应了一声,就出去了,女人从桌边的暖水壶倒了杯热水给我, 然后怔怔的看着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打破沈默, 告诉她: 「那些人是我们的人, 没有我的命令他们不会伤害你们。 」女人叹了口气, 说: 「他们真凶, 我男人还能出来么……」我问: 「你男人姓啥?」她说: 「姓刘, 有些胖身上好多毛的。 」我想了一下,学校?关着那个几个家伙的确有这样一个, 好像还是被打的最轻的一个还能站立走动的。 我说: 「我知道是哪个了,我明天看看能不能救他。 」那女人紧紧地握着我的手, 眼睛充满希望: 「刘老师, 好人 你真的肯救我男人……」我说: 「为了你才救得, 看的出你们的感情很好你也是个性情中人,一个女人能敢去找我, 我很佩服你 所以我才想帮你的……」女人双腿跪下: 「好人, 求求你了放了他吧,他就是一个傻小子,跟着人家屁股后面跑, 伤你们主任的注意肯定不是他出的。 」我伸手摸她的下巴,用两根手指头?起她的头, 色迷迷笑嘻嘻的说: 「我要饶了他 你咋办……」女人脸一红: 「你说咋办就咋办……」那个女孩子, 端着一盆水进来了盆边上搭着一条新毛巾,看到他妈跪在我面前, 愣住了。 她妈说: 「静静,放下水,快过来, 给叔叔磕头求叔叔救救爸爸。 」那个女孩子一听,立刻放下水盆走到我面前, 双膝跪倒磕了个响头, 嘴?说着: 「求叔叔救救爸爸。 」我吓了一跳,赶紧拉起孩子。 说: 「别这样,别这样。 」我仔细看这个女孩子,瘦弱的肩膀,穿着一件小花布衫, 一条黑布裤子小白球鞋,楚楚可怜的目光望着我, 我眼前突然出现了李主任女儿在水库?那一对小蓓蕾 这个女孩子比那个还小但是漂亮很多。 我心?已经被欲望和邪念充满了。 我抱起这个孩子,抱到我腿上坐着,女孩子挣扎了一下, 就乖乖的坐在我腿上我摸着孩子的脑袋,看着孩子红红的小脸蛋, 问那个女人: 「你闺女啊?真他妈水灵。 她爹可真丑,幸亏娃娃像你。 」女人说: 「是我闺女,跟我姓,叫殷静, 小名静静。 」我一愣,还有叫「阴茎」的?那不就是鸡巴么。 这丫头要是有个弟弟就该叫「殷道」了……我没好意思笑出来, 抱着孩子一本正经的问道说: 「孩子怎么跟你姓?你姓殷?」女人说: 「我叫殷平 她爹嫌她是个女孩子赔钱货,就不让跟他姓, 他爹也姓刘……」我拍拍孩子的脑袋 跟她说: 「你放心, 你爸爸事情包在叔叔身上现在你去外边玩,叔叔跟妈妈商量些事情。 」女孩子听话的从我腿上下来,我假装亲热, 拍拍她小屁股顺手捏了一下。 女孩子出去了,她妈妈看到了我的举动, 有些尴尬 嘴?还说: 「刘老师几个孩子了?」我直勾勾的盯着孩子的背影, 没有听到他妈的问话。 女人咳嗽了一下,又问了一边。 我才反应过来, 也尴尬的说: 「一个男孩子, 我就想要个女儿。 你闺女真漂亮啊。 」女人端来水盆,沾湿了毛巾给我擦脸, 问我: 「你救了我男人, 这丫头给你当干闺女……可以不?」我说: 「好啊好啊。 」可是心?想: 干闺女就不能……女人接过毛巾放在盆?。 坐在床边我身旁, 伸手温柔的摸着我的胸口: 「这?还疼吗?」我说: 「当然疼呢, 你那一头太狠了,不过,没有这一下,我也不会感动想帮你。 我看的出来,我要是不救你男人,真的你会撞死。 」女人眼泪下来了: 「你要不救我男人, 我也就没法活了。 」我解开我自己的外套,掀起?边的背心,看自己的胸口, 一片淤紫。 我用手按了按,只有闷闷地疼,没有刺痛,估计肋骨没断, 我放心了。 女人吃惊的看着我的胸口: 「伤这么重啊, 疼不疼不……」泪水噼噼啪啪的下来,女人伸手轻轻地抚摸。 我说: 「你一摸就不疼了。 」女人看我调笑,也止住了泪, 声音软软的: 「她干爹, 你躺下我来帮你揉揉。 可惜没有药酒。 」说着脱掉了我的外套,上边蹭了很多泥土树叶啥的。 我穿着背心,躺在床上,女人温柔的帮我揉着, 有些痛但是她的手很软,也很温暖,很大程度的缓解了疼痛。 我说: 「你男人傻乎乎的,看样子就是从犯, 我想办法捞他出来。 」女人感激的说: 「能捞出来,我给你做牛做马。 这辈子就做。 」我淫笑着: 「明天可不行,我也不要你做牛做马。 」女人吓住了, 看着我: 「那啥时候能捞?」我笑着说: 「明天捞出来了, 你不就只能陪我一天我不要你做我的牛马,我要你做我的女人……」然后伸手摸她的脸蛋……女人也伸手, 摸着我摸她脸蛋的手的手背 说: 「只要你肯捞, 我就……」然后身体软软的伏在我的胸口,亲吻我受伤的胸部, 我感觉到一阵阵地麻痒很是舒服。 正舒服着呢,女人突然?起头, 说: 「好人, 今天不行今天……」我愣住了, 问她咋不行女人说: 「我来身子了啊, 我忘了……」我脸一下就沈了下来……女人赶紧站起来: 「好人 真的我不敢骗你。 」然后抓着我的手往她的档摸去,果然,我摸到了一条硬棒棒的月经带……我脸更沈了, 女人赶紧说: 「好人不怕,我用嘴,用嘴让你舒服。 」然后伸手就解开我的裤子,掀开我的裤衩, 看都不看张嘴就含住我的鸡巴很努力的舔啊吸啊。 我问: 「我闺女不会进来吧。 」女人含着鸡巴, 含混的说: 「我不叫她, 她不会进来的。 」然后她就努力地嘬啊嘬啊,舒服是很舒服, 但她的牙齿总是碰到我的鸡巴有些疼, 我说: 「不要用牙齿, 就用舌头和嘴唇。 」女人含混着答应了,可是还是经常碰到牙齿, 我没能操成她本就有些恼火了,接着她的口活有这么差, 我生气的说: 「笨蛋别他妈用牙齿啊。 」女人本来很努力的在使劲,被我一骂,吓的赶紧停下来, 吐出我的鸡巴 委屈的说: 「人家这是第一次啊。 」我说: 「你没给你男人吃过?」女人委屈的说: 「他总是让我吃, 我嫌他臭从来没吃过。 」我哈哈的乐, 说: 「我的臭不臭。 」女人谄媚的看着我: 「刘老师是文化人, 不臭不臭。 」我脸一沈: 「你说我是臭老九?」(在那个年代, 有文化的都被当成臭老九最差等的人,就像老校长)女人彻底吓坏了, 手足无措的站着看着我一只手还紧紧地握住我的鸡巴。 我乐了: 「我吓唬你呢,没事的。 」女人也乐了,又要低头含我的鸡巴,我拦住了她, 说: 「算了吧你还是用手吧。 」女人如逢大赦,努力地用手撸着我的鸡巴, 可能是刚才她的牙齿碰伤了我的鸡巴她用手让我更疼, 我赶紧说: 「停停停更疼了。 」女人赶紧停住,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我也不知道该咋办, 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她。 女人被我看的紧张起来了,抓着我的鸡巴不知道该松手还是放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