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又回忆起,专科四年级下学期的一段小插曲, 一点情色的成分也没有但我还是很想将这段经验与大家分享;之前我曾经说过, 在我的那个年代能开车上学的学生尤其是专科生, 仍属少数而我算是蛮幸运的一个,尽管车子很破,还是很拉风! 那时同班一个好友, 疯狂的喜欢上一个高二的小女生 他说: 『那女孩子家管教很严, 那女孩子本身也很乖很听她妈的管教一直不和他单独出去, 出去总是多拉了一个同学而且说家中门规甚严决不可超过夜晚时点回家, 真是少见的好女孩』听好友的叙述觉得犹如我那小学同学的翻版;我于是把我的「遭遇」向好友叙述了一番, 他当然不会相信我的;此时我突然有了个有趣的想法 我对我好友提议: 「既然她都会多带个人 你下回约她也带我去吧!」我的好友答应了。 约会的当天,我开着我的车,故意穿的很痞, 那两个女孩一上车就完全忽略了我的好友一直不停的和我说话, 一日将尽送玩他们回去后,好友有点沮丧, 她对我说: 他们好像都很喜欢你, 我回答他: 我看不是。 其实我的心里正想进行下一个实验。 正如我所料两个星期后好友中意的那个小女生, 打电话来约我出去玩 我略带挖苦的说: 是不是和你另外那个朋友一起出去啊?对了!有没有约正杰。 她回答: 你上次不是说你是登山社的,我好喜欢去爬爬山喔!他们那天都说不喜欢爬山的, 我好想去!你带我去嘛?由于很想进行实验所以我答应了她, 那天小女孩穿得很漂亮但她实在很瘦,不是我喜欢的型, 我有点想教训一下一个这么贪恋物质生活的小女生 替我好友出口气!带引她登山时我丝毫也不配合她放慢脚步, 让她上气不接下气她唿喊要我等她时, 我都会说: 登山就是这样才有乐趣, 这也是我平常的消遣我除了这项娱乐就没别的娱乐了, 如果你不喜欢以后不会再带你来了,她听完后就会又拼了命的走, 同时气喘喘的说: 不会不会我很喜欢和你一起爬山。 唉!真是难为了她!后来我感觉得出来她的体力真的快不行了, 我停下了脚步见她满脸通红,不断的喘着大气, 突然她的鼻孔喷出两道鼻涕 真的什么形象都没了!我就说: 看样子, 你很累了我想今天差不多了,休息一下我们下山吧!一到山下, 我就打算送她回去了谁知道, 她竟说: 还早嘛!我们去逛逛吧!我只好勉为其难的带她去兜一兜, 拖到晚上八点多了我再也受不了,要带她回去了, 没想到 她又说: 我好想和你在一起多玩一下子, 我不禁回答: 你妈不是不准你超过十点回家的? 她的回答可妙了 她说: 那是和不安全的人我妈说和你没关系。 听了她的回答,我真想开口大笑, 我强忍住并回答她: 我从未见过你妈, 你妈怎会知道我是如何的一个人小女生,不要太贪莫虚荣了!不要在那样对我好友了, 他虽然穷酸了些但是真的是一个好男孩,你真的辜负他的期待了。 然后我就看到一张尴尬的脸, 对着我说: 不用你送了, 我自己回家。 返校后我,我把情形一五一时的告诉了好友, 也打破了他的梦。 好了,我写这一系列的故事,已经快到了我人生中最快乐, 也最荒唐但也很令我怀念的一段了。 我人生到目前为止,在美国读书的三年真的令我难忘, 它充满了惊奇、充实、荒唐、喜悦和感伤。 我到美国虽然拿的是正式的入学许可,不过也是加了但书的, 必须托福超过550分或是取得学校附设的语言学校的最高级证书 因此我在我姐的安排下乖乖进了语言学校读英文 我也发誓一定苦读最多半年一定要考过托福。 才过了一个月,我就发现美国尤其是圣地牙哥, 实在太好玩了我和语言学校来自各国的学生很快的打成一片, 加上我父亲送了我一部崭新的福斯跑车我到那儿都十分方便, 因此朋友越来越多我又算挺热心的,一有新的台湾学生来我就忙着招唿, 替他们找出租公寓或寄宿家庭甚至教人开车考驾照;由于我和姐两个人都待在美国, 父亲为了我们的方便买了一个房子给我们,那是一个有游泳池的大房子, 虽然旧了一点但附近的环境真得很不错;因为有自己的房子, 我也办了为数不少的PARTY我认识的女孩子很多, 有些是来念硕士的有些是来念学士的,其中更有很多脸蛋漂亮身材好的, 不过我真的之前被吓怕了因此我始终只和那些漂亮妹妹保持朋友关系, 因为没有固定的交往对象反而让别人都认为我是花花公子, 到处拐女孩子。 有一点我也始终不明白,那些女孩子真的都认为我是一个正人君子, 有一次我还交一个女孩子开车到清晨四点钟结果因为她是住在寄宿家庭, 那家的主人见她都没有回来还差一点就要报警了;让我捏了一把冷汗。 由于贪玩,我在中国人的圈子渐渐小有名气, 但也因为贪玩我始终未能通过托福考试,眼看着一年就要过去, 我在语言学校的课业也没么长进;倒是网球、篮球越打越好。 就在一次我姐他们学校同学会会长办的PARTY上, 姐介绍了她的学妹给我认识因为她的学妹就快完成学业归国, 很多东西要卖 我姐向她介绍说: 我弟认识的人多, 可以帮你消一些而且他最喜欢帮女孩子。 她笑了笑,自我介绍说她叫HELLEN(这不是她的真名, 很抱歉)我也介绍了自己,并且向她要了电话, 答应帮她去问问朋友结果我的朋友真的很多人向她买了不少东西, 连我都把她的电视机给买了下来。 两三个星期过去后,她打电话给说请我吃饭, 我去了她的公寓她煮了很多菜,我和她聊了很多, 她真的很多才多艺她说她很喜欢打羽球,也喜欢跳舞, 要我有机会要找她一起去她最多只剩两个月待在美国了, 最后她说她还有一件东西很不好卖,她的前日本男友, 有一把义大利制的手枪如果拿去枪店卖价钱很不好, 不知该如何处理。 我要她拿出来让我看,我看了以后爱不释手, 因为我原本就喜欢射击(在宪调组服役时我就兼军械士), 我自己也有一把制式的左轮枪 我立刻说: 卖给我吧!她很爽快的答应了!接下来的几天我就常往她那里跑, 约她去射击打球,我从来没有看过一个女孩子射击比我还准的, 她可以打二十五公尺靶时在靶纸上贴上黄色的小贴纸, 然后可以命中的。 真的好厉害!她的才艺完全另我着迷,可惜她念念不忘她的日本男友, 一直都拒绝了我的示爱;不过我跑她那里跑得勤 我姐却对我提出一些警告她说她从她学妹以前的一朋友处有关她不好的传闻, 要我多注意我想再问清楚一点,我姐却不愿再答。 一个周末的下午,我和她打完球一起回我家, 一进们也没看到我姐我就开始上楼去找她,楼梯才走了一半, 就见到我姐的房间冲出来一个衣衫不整我认识的男生 他是我们的房客他很快的冲回自己房间,我假装没看到, 折回楼下然后大声唿唤我姐的名字,见她也是满头汗, 脸色发红 看她似乎也是匆忙的套上衣服;她故作镇静的说: 这么早就回来了啊!那时我内心很难过, 因为我一直认为我姐是很保守的没想到她也是如此 我回答她: 对啊!刚回来!我换了衣服就要出去吃饭了 你去不去。 她回答: 不了,你们去吧!我几乎是驾着车, 载着她飞快的往海边奔去圣地牙哥就是海景迷人, 我去的这个海边冬夜还可见到很多的海豹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情不好, 要我对她说我把我的感受告诉了她, 她说: 不要想太多了, 大家都成年了。 然后我们就聊了很多其他开心的事,直到夜莫低垂, 我们都不想离去我看着她的双眼,我真的有股想吻她的冲动, 她好像看出来了后来我真的尝试去吻她,她闪了几次, 最后终于肯让我吻她了这是我第一次和一个女孩子吻得如此的激情, 封闭已久的情慾似乎都在瞬间爆炸了足足吻了有十多分钟, 她对我说: 回我那儿去吧!一进她的公寓 我以为她会如往常一样的走进厨房煮她的拿手菜给我吃。 谁知道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她竟然先打开音乐, 跟着问我说: 你介不介意我已经不是处女。 我毫不思索的回答: 我不介意(仅以此让大家明白, 我没有处女情结而是不愿意有被欺骗的感觉)突然她拉上窗帘, 熄了大灯开始脱掉她身上的衣物,一件又一件, 直到我见到她那雪白的胴体为止我从未见到过那么美的乳房, 圆润又坚挺尺寸最少也有D罩杯,她的奶头尤其漂亮, 很美的红色又是那么的娇小,和珍珠奶茶里的珍珠差不多, 她很喜欢运动因此身体的曲缐十分动人,全身散发着性感, 我的阴茎早就受不了的直立起来她没等我自己动手就替我解开衣物, 当她脱下我的内裤时双手握住我的阴茎时,我差点就泄了出来, 好不容易吞了口口水方能忍住。 我的双手此刻好像完全僵硬了,我不知道我该不该碰她, 她问我说: 你爱我吗?我立刻回答: 爱 她脸上露出了欣喜主动的吻起我来,我疯狂的抱紧她, 她轻声的对我说: 不要急我们有一整晚的时间。 我高兴死了!她要我先躺下,她用那曼妙的身体贴紧了我, 开使用舌尖轻舔我的耳朵我可以感觉到全身的血流加速, 她的技巧好极了只要是她舌尖滑过的地方让每寸肌肤都畅快无比!舔着舔着, 她的双手开始抚弄我的阴茎让我的阴茎更加的坚硬, 突然她的舌尖开始舔我的龟头这是我第一次享受口交, 那种感觉真是另我毕生难忘她一开始吸我的阴茎我再也忍不住, 泄了出来全身的毛细孔不自主的收缩, 真得好舒服;我很快的回神想到自己怎可也将那些脏东西就这样射在她的嘴里呢?立刻起身向她道歉: 很抱歉你实在太棒了!我忍不住, 才…谁知道她温柔的望着我然后把我射在她嘴里的精液一股脑的吞了下去, 才答说: 没关系可见你没什么经验。 她的回答让我有点尴尬,其实我自从在当兵时破功后, 就一直都有在嫖妓性交的经验并不是没有,而是她的身体真的是我见过最好的, 还有我从未试过口交;不过她既然如此说我也有台阶可下, 我便回答: 这是我的第一次很抱歉,让你失望;(想想自己当时真的有点无耻)。 她又说: 小傻瓜,你不知道有时候做爱, 看到别人的满足自己也就会很满足的。 她跟着拉我一起去洗澡,帮我抹背时我的阴茎又不自主的硬了起来, 她看到了温柔的笑了: 你的精神不错吗! 我答道: 是你的身体真的太美了。 我开始采取侵略性的进攻,两手抚摸她那会另所有男人爱不释手的乳房, 并不时轻挑她的奶头她毫不保留的开始呻吟, 两颊也开始泛红我跟着抚摸她的小穴,发现那里早就湿润无比了, 她的呻吟声越来越重我又把她抱回了床上,这回我采取了主动攻势, 对准她的美穴很快的将我的阴茎塞了进去,以前和妓女玩时她们总会说我的很长, 好像都顶到了底(子宫颈)我认为那是婊子的商业应酬话, 没想到她也开口对我说了相同的话她开始变得不是呻吟了, 她疯狂的大叫或许大家不知道,在美国西岸的公寓如果在三层内的全是木造的, 她的声音实在很大如果不是把音乐开得很大声, 相信左邻右舍一定都听得非常清楚;我从正面插了一阵子 她主动要求更换成老汉推车的姿势并且不停的摆动腰部来配合, 我只能说她的功力真的是棒透了再加上毫不掩饰的狂叫, 如果是你一定也会大唿过瘾就是我快要到达高潮时, 她的经验果然很丰富竟能完全的感受到,立刻将我的阴茎顶了出来, 让我不能射在她的阴道内。 。